东北之窗发布东北地区新闻  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
首页|设为主页

孙红雷接演因自己也曾被“剩”

来源:东北之窗   日期:2012-02-07  作者:fanfan


  一直以硬汉形象示人的孙红雷近来频频转型,虽然其在电视剧《男人帮》中变身潮男被批“娘娘腔”,但孙红雷在时尚的道路上却越走越远,最近更在“剩女”题材的电影《我愿意I DO》中当起了又型又体贴的富豪。新片《我愿意I DO》将于2月10日上映,孙红雷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坦言,之所以接演该片,是因自己也曾被剩过四年,他还鼓励大龄单身女性们“不要害怕,心态越放松越能找到另一半”。

  接演因自己也曾被“剩”

  记者:当初接这部电影出于一种什么考虑?

  孙红雷:更吸引我的应该是剩女题材,因为我自己曾经也被“剩”过,多少知道这个滋味。我曾经有四年一直空着,每个戏拍完回家后没有人,房子空空荡荡,很冷,哪怕是夏天都觉得屋子里非常的冷。回到家会非常难过,那个滋味是说不清楚的。这个题材有很多人拍过,但我觉得都没有抓住“为什么被剩下”这个关键点。剩下的状态是怎样,我自己很清楚,包括我身边也有很多这样的女性朋友,都是被剩下的,我们整天为她们操心。她们都是非常成功、非常优秀的女性,很有思想和经济基础,长得也挺漂亮,可结果就被剩下了。对此我很好奇,有时候我跟她们聊天,为什么你就被剩下了,但好像大家都不知为何,所以当我看到这个题材就想接这部戏。

  记者:你说剩女的戏拍了很多,但大多都没抓到精髓。那这部戏拍完,你觉得它主要是告诉了剩男剩女什么?怎样让他们告别单身?

  孙红雷:我觉得不要害怕,真的不要害怕,然后也不要太担心自己的处境,爱情一定会来的。以前我不相信,我被剩下那几年,爸爸、妈妈、哥哥、朋友们经常给我介绍女朋友,但成功率都不太大,最后爱情却在不经意间来了。所以我建议大家一定不要着急,把心思放在生活上,每天都让自己阳光,让自己充实,一定会碰到另一半。你的心态越好,越放松,越容易碰到另一半。如果你整天很紧张,很苛求自己去追求另一半的话,那反倒不行了。

  跟李冰冰建立深厚友谊

  记者:你跟老乡李冰冰这次是首次合作吧,能谈谈合作感受吗?

  孙红雷:冰冰让我很惊讶,谈起她来有很多感想。她不是看起来很聪慧的那种女孩,其实就是个傻大姐,跟这个戏里的唐微微非常像。她作为一个明星,一个女演员,有一套表面的伪装,算是盔甲吧。以前我认识的那个李冰冰完全不是我现在认识的这个李冰冰,拍完这部戏我才稍微了解了一点,她很苦,非常不容易,她有今天真的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。而且她又拒绝到外边去,拒绝别人的援助,排斥一切,她每天工作完了就是回到家里和家人在一块,从来没有见她说,“红雷,我们晚上去唱唱卡拉ok、去酒吧坐一会”。我们什么时候叫她,她都不去,所以我觉得她是生活中很“无趣”的人。不过拍完这部戏,我们成了好朋友,建立起特别深的友谊。

  记者:关机仪式上你说看见冰冰在房车里哭,你有没有跟她讲讲你那四年的经历,让她看开点儿?

  孙红雷:那天吓了我一跳。她那两天可能遇到了很多问题,包括工作上、生活上,她在里边躺着,我就进去了。她的手在脸上捂着,拿开之后我发现满脸都是泪。我说你怎么了,她说:“我很孤单,压力很大。红雷哥你支持我吗?”我那时候心里很疼,因为我也经常会有这种很孤单、压力很大的感觉,然后我们俩聊了很久。我觉得像我们这些演员,在生活中真的有大多数的侧面很脆弱,但还是得自强不息。

  与师哥段奕宏经常现场飙戏

  记者:你曾经说以前偷师段奕宏,在学校时就很欣赏他吗?

  孙红雷:段奕宏是个特别刻苦用功的演员,我之所以到中戏能够那么用功,跟他有很大的关系,因为我看到了中戏的学生原来是这样创作的,所以在学校里我暗暗地去学习他,每当他有汇报演出的时候我都会去看。他的性格平时并不是那么开放,是个比较自闭的人,他又是骨子里很高傲的一个演员,他不是什么戏都接,所以我希望通过这样的合作,我的师哥能有不一样的发挥。他的内心很强大,他不是外界看到的很‘闷’的样子,他是个创作型的竞技选手。我特别喜欢他的表演,我觉得他是个有内劲的好演员,是个真正爱表演的人。

  记者:你们在现场是不是经常飙戏?

  孙红雷:我们拍戏有商有量的,当他觉得有问题的时候会过来说:“红雷,我觉得这有点儿问题。”当我觉得有问题的时候,我会说:“老段,这场戏是不是有点儿问题,商量看怎么能把它弄得更好。”这样的创作是最正确的,也是最愉快的。飙戏是肯定有的,不光是男演员之间,男女演员之间也要有,戏不飙一定不好看,就像打比赛一样,如果选手不努力的话那么观众看着也不精彩。

  孙周导演像个“成熟的小孩”

  记者:从《周渔的火车》到现在,你跟孙周导演已经有十年没合作了,你觉得这十年间你们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

  孙红雷:孙周导演和其他导演不同,他身上有一种能够让人惦记和关注的情怀。导电影其实很容易,有投资方给钱,然后只要你勇敢,你就可以去导电影。但他不是,电影在他心目中更高尚高贵,正因为他对电影的这份尊重,使得我经常想起他。拍《周渔的火车》他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,他心中有特别美的东西,需要我们这些跟他合作的人支持他,推着他往前走,因为他是很被动的一个人。他像个小孩,只不过是个很成熟的小孩,他会保护内心很宝贵的一些东西。拍《周渔的火车》的时候,他还很强势,还想通过导演的手段让观众了解这部电影,现在不同了,他最大的进步就是把演员推到前面了,然后自己默默地真正作为一个好导演来阐述一部电影传达给观众。

  希望向外界呈现真实自我

  记者:那这十年你有没有变得更强势呢?

  孙红雷:这十年我觉得可能喜欢电影的那颗心变得更坚定了,但对周遭事物,特别是人,我开始变得很理解,变得宽容。理解了别人你才能变得宽容,然后才能了解这个世界,才能了解自己。以前总是觉得自己不错,现在开始态度有所改观,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谦虚,我是真的觉得自己一无是处,所以比以前更加努力了,也更加尊重我的职业。我要少接一些角色,这是我的职业而不是谋生手段,这是两回事儿。

  记者:你现在已经是炙手可热的一线男星,但是你跟媒体的接触却越来越少了,是不是这种关注反而让你无所适从?

  孙红雷:没有。我一直是这样,我不太喜欢每天面对媒体,媒体很不容易,他们每次见我都想听到一些不同的真的声音,可是我没有。如果我去编造的话那就不真实了,我去表演一种采访状态的话,我觉得也不是真的。既然我接受采访了,那我就希望能说一点儿真话,拿我最真实的状态去面对这些爱我、关心我或者不爱我、不关心我的观众。我希望自己有个真实的状态,所以我一直本着自己的心,有作品才跟媒体交流、沟通。

  记者:很多演员都怕定型,你对未来有什么规划?你在电视剧上的发展要比电影好得多,会不会还是对电视多侧重。

  孙红雷:在中国,电视的质量可能会好于电影的质量,电影还有很大空间,我们多努力,可能以后在电影上有更大突破。

  记者:你舞跳得很好,歌也唱得很好,有没有想过拍一部歌舞片?

  孙红雷:没有。没有合适的剧本,而且我觉得自己的能力可能也不会达到那个高度,歌舞剧真的需要一个特别全面的演员。可能简单的我能演,稍微复杂的能力上就会有欠缺。
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
| 网友评论
       网友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评论        评论时间
 昵称:
 内容:  留言内容不得超过200字
 请输入验证码:  看不清?点击此处换一张